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移动作文 >卫福部食安修正草案三大争议,皆无助于提升台湾食品安全 >

卫福部食安修正草案三大争议,皆无助于提升台湾食品安全

时间:2020-06-21  阅读:543  点赞次数:833  

卫福部食药署发布了十二项公告,可将其分为三大类:

一、与卫生管理人员(卫管人员)相关

    「应置卫生管理人员之食品製造工厂类别」修正草案:增列第十项「其他食品製造业,依规模与大小逐步实施,在民国109年7月1日后全面应设置卫管人员」。「食品製造工厂卫生管理人员设置办法」修正草案:增列「资深员工,接受相关教育训练后可担任卫管人员的资格」。

二、与专门职业人员(专职人员)相关

    「应置专门职业或技术证照人员之食品业者类别及规模规定」修正草案:增列「十五类食品产业应该设置专职人员的规模与时间」。「食品业者专门职业或技术证照人员设置及管理办法」修正草案:增列「其他食品製造业专职人员资格」。「食品安全管制系统準则」第3条修正草案:废止「将管制小组中必要一人为专职人员」之条文。

三、与食品安全管制系统产业别相关

    「肉类加工食品业应符合食品安全管制系统準则之规定」草案「水产加工食品业应符合食品安全管制系统準则之规定」草案「罐头食品工厂应符合食品安全管制系统準则之规定」草案「蛋製品工厂应符合食品安全管制系统準则之规定」草案「食用油脂工厂应符合食品安全管制系统準则之规定」草案废止「肉类加工食品业应符合食品安全管制系统準则之规定」废止「水产食品业应符合食品安全管制系统準则之规定」

上述为本次食品相关法案修正摘要,然而本次的修正却引起了许多争议,而争议主要有三:

一、卫管人员资格问题

卫管人员之工作为在工厂实际执行食品良好卫生规範準则(Good Hygiene Practice, GHP)或食品安全管制系统準则 (HACCP),是工厂第一线把关食安的品管人员。本次修定关于卫管人员的草案大致分为两点,产业别方面全部产业需要卫管人员、资格方面则新增四年资深员工接受教育训练可担任卫管人员。就第一点产业别来看,产业别从原本的9大类产业增加为全部食品业,提升了食安把关的广度,然而第二点「扩增资格」却颇具争议性。

现行卫管资格有三种,一为食品相关科系毕业者;二为食品相关科系高考及格者;三为有工作经验并于食品相关科系普考及格者,本次新增四年以上资深员工受食品安全管制系统60小时的训练,即可取得卫管人员资格。前三项之共通点为皆修习过食品相关科目,并且具有有效力的证明(学历、高考通过、普考通过)。

资格的争议点在于,赞成方认为现行卫管资格对于某些超小型食品厂的太过严苛,没有资金再多请一个食品科系的员工,若法规强迫执行即是将他们逼上绝路。反对方则认为,新增的资深员工在受训后是否具有把关食安所需的专业知识有待商榷,60小时的食品安全管制系统训练,需涵盖卫管人员工作中所包含的GHP与HACCP之专业知识,其中有许多食品相关科目,如食品化学、食品微生物、食品法规等,需多年修习才能了解,60小时之训练课程是不够的。

本次修法新增卫管资格虽然能够减轻某些小型厂商取得卫管人员的压力,但此新增资格并无相关工厂规模限制,而可能带来卫管人员专业不足的问题。本次针对卫管资格的修法政府并无相关配套措施,而是对所有产业皆开放统一标準的新增资格,这样的作法似乎不够周全,而可能造成台湾食安的退步。

二、将管制小组必要的专职人员取消

本次修法将「规定厂商需要的专职人员条文」从食品安全管制系统準则下独立出来成为「应置专门职业或技术证照人员之食品业者类别及规模规定」。现行是先规定须实行食品安全管制系统 (HACCP) 的产业别,再因HACCP準则需聘用专职人员;而草案改为依「应置专门职业或技术证照人员之食品业者类别及规模规定」产业需聘请专职人员。

修改前后的共同点为厂商一样都需要聘用专职人员,差异点为草案中专职人员不强制参与HACCP的管制小组。这代表具有专业知识的专职人员在公司中不一定从事品管相关的工作,提供了业主人力调整的空间,但这不一定是好的。若业主因人力需求而将专职人员调离品管部,造成没人把关产线上的食安,若不幸产品出现问题,是该由谁负责?业主、专职人员还是验证HACCP的机构呢?因此本次修正并不能加强食安的管理,反而是让食安出现不确定性与食安事件发生时权责的模糊性。

卫福部食安修正草案三大争议,皆无助于提升台湾食品安全 Photo Credit: Eelke@Flickr CC BY 2.0三、水产品与肉品业应设置专职人员之规模

本次修法「需聘请专职人员的规定」从原本绑定HACCP準则中脱离,改由「应置专门职业或技术证照人员之食品业者类别及规模规定」,而之中法规转换上以肉品及水产品食品业最受瞩目,原因为现行不论规模应实施HACCP的水产品与肉品食品业,皆应聘请专职人员;在修法后却增加了「20人以上,且资本额3千万以上的食品业才需要聘请专职人员的规定」,主要争议点有二,一为如何订出这样的规模限制,二为为何是这两种产业?

争议点一,台湾之食品製造业组成以中小企业为主,以经济部统计资料来看2015年食品製造业总数为9,889家,中小企业佔了9,840家,占比高达99.5%,虽然中小企业的资本额定义与修法的限制条件不相同,但足以代表台湾食品製造业以中小型为主,而中小企业又常碍于资金人力的不足导致食安管理上较大企业差,较易发生食安事件,因此本次修法将食安事件风险较高的中小型企业排除在外是否合适?

争议点二,为何是水产品以及肉品,在发生食品中毒的风险上来看水产品与肉品是较高的,从HACCP实施业别的历史也看得出,最早开始实施HACCP的食品业别也是挑选风险较高的水产品与肉品,因此产生的疑点为为何高风险的水产品与肉品食品业突然放宽其需求专职人员的规定。实际面的确许多小型肉品场与水产品场仍应徵不到专职人员,但同时鬆绑食安风险较高的中小型企业以及水产与肉品业,似乎不是个合理的解决方法,这样的修正虽然能减轻厂商的压力,但却可能助长食安事件。

总结9月29日预告修正草案,三个争议点皆无助于提升台湾食品安全,许多修正甚至放宽标準,虽然部分厂商在现行法规下有其实行上的困难,但不该牺牲大众的健康来达成。食安是个难解的题,但解决方法绝对不是放弃解题,而是该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解方,期待政府能不受政治干扰并用心思考找出能让厂商做得到又能够提升台湾食安的方法。

相关文章